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新葡京美女
来源:网上转载

这是我这10年来做小姐的全部真实经历,经历过无数男人,从年轻漂亮的17岁少女到现在27岁的少妇,我经历了很多很多。。。。。现实太残酷,残酷的现实证明了我太天真了.像我这种女人,是根本不可能拥有真爱的.

  男人爱的,只是你的身体,你的容颜.可当你老去了的时侯呢?当你不再年轻,不再美丽.甚至被人称作老太婆的时侯呢?时间是女人最大的敌人.也是女人们最不想面对的敌人,因为你永远无法战胜它.只能服从她.做它的奴棣.

  这的确是做人的无奈之处.看着镜子里的我,干净美丽的脸上竟悄悄的爬过了几条不大看得见的皱纹.是原来从没有过的事.难道我真的老了吗?还是原来就有了,我一直没留意.

  三陪小姐.所谓的陪吃陪喝陪聊,当然了,还有第四陪.就是陪睡.每天跟形形色色的男人们打交道,有年轻的,年老的,帅的,丑的.各种各样.而他们花钱让你三陪,或是四陪,只是为了找乐子.

  他们开心了,我的钱就自然来了.至于我为什么会做上三陪小姐?那就说来话长了.容我慢慢说吧.在说我的故事以前,我想先介绍一下我自己.我本名叫李凤.究竟是乡下人,改名多是些凤啊,玲的.而我出来做事以后,我妈给我改了个名.叫依人.小鸟依人的意思.她告我说光听到这名字,男人就心动.心动就得掏钱.

  所谓我妈,当然不是指的我亲妈,我亲妈是个老实的农村人.这是我的妈眯,她底下还有好多个像我这样的女儿呢.我们都归她管,收来的小费要上徼一部份给她.出台她也要收钟费.

  我总是在想,做到像妈眯这样该多好,每天啥事都不用干,就磨磨嘴皮子,就能收好多钱.但做久了这行以后,这种想法便随之消失了.妈眯对我不错.当然了,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.她对我比较好,大概只是因为我能为她挣多些钱.为啥?因为我漂亮.我身材好.做我们这行的,不要有脑子,太有脑子的反而容易吃亏.只要漂亮,男人就喜欢.

 所以我的回头客人最多,好几次客人为了争着让我坐台,还打了起来.不管怎么说,作为女人,有男人肯为你打架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.我刚过完生日,27岁了,不小了.出来做这行已经10年了,也算是老手了.找我的人也越来越多.可我却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.

  因为这10年来,我几乎没有感受过真爱.甚至,我没有跟过一个我爱的男人做过爱.作为女人,这算不算得上一种天大的悲哀?反正我觉得算.以前我还常常憧憬着美好的未来,我不会一辈子做这行.总有一天,会有一个爱我的男人并且我也爱的男人娶了我,

  我们会一起幸福的生活着.现实太残酷,残酷的现实证明了我太天真了.像我这种女人,是根本不可能拥有真爱的.男人爱的,只是你的身体,你的容颜.可当你老去了的时侯呢?当你不再年轻,不再美丽.甚至被人称作老太婆的时侯呢?

  时间是女人最大的敌人.也是女人们最不想面对的敌人,因为你永远无法战胜它.只能服从她.做它的奴棣.这的确是做人的无奈之处.看着镜子里的我,干净美丽的脸上竟悄悄的爬过了几条不大看得见的皱纹.

  是原来从没有过的事.难道我真的老了吗?还是原来就有了,我一直没留意.趁着这当口,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我的脸.

  美丽,干净,大方.但挡不住一脸的憔脆.是最近太累了吗?还是我真的老了?虽然我很希望是前者,但我的直觉告诉我,是后者.想到这里,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.天已经很冷了,此时我更觉得冷得刺骨.刺骨,更刺心.

 旁边的包间里传来了水木年华的歌声.歌声似水,蔓沿开来.无边无际.多人人曾爱暮你年轻时的容颜?可是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.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?

  可是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.我不禁跟着歌曲的旋律低声的哼了起来.我一直很喜欢这首歌.它的歌词简直唱出了所有女人的心声.我点燃一支沙龙香烟.看着烟雾冉冉升起.薄荷的清香味在我口中萦绕着.

  那种气味挥散不去.我很喜欢这种口味的香烟,这种烟我抽了好多年了.对它,远比男人对我忠诚.起码它不会出卖你.依人.妈眯进来了.她看到我桌上放着的沙龙香烟,拿起香烟盒,取出了一根,我给她点上火.

  她对着空中一喷.烟圈四散开来.她道:有生意了,888房的客人点名要你陪.我吸了口烟,道:是姓张的那个?头有点秃秃的.妈眯点了点头,道:对.走吧.他出手应该还挺大方的吧?上次………..

  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,她总觉得这个姓张的开个大奔,出手一定不小气.可上次过了夜才给了我1000.我淡淡地一笑.道:大方啥.算了,我不想坐他的台,你让别人去坐好了.妈眯道:那怎么好呢?人家可是亲自点了你的名字的.还是去吧.她说完,把抽到一半的香烟扔到烟盅里,便来拉我的手.

  我说:我不想去,你让别人去好了.说是我不舒服.那妈眯随既笑了笑,把我拉到一旁,道:依人,这可是我的大客户.去吧,算帮帮我的忙.乖,啊.下了班我请你吃夜宵.她顿了顿,接着道:如果你…..

  如果我不出台的话.我接着她说到一半的话说了下去.我说:嘉惠姐,坐他的台我真是老大不情愿,完全看着你面子.嘉惠笑道:好,好,好.就知道你最乖.好了,快去吧小宝贝,人家客人还等着呢.

 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,掐灭了手里的香烟,背上小垮包.边走出门边说:今晚吃香辣蟹.行吗?嘉惠笑道:好.走了几步,便到了这间名城夜总会最高档最豪华的一个包间了.

  这个包间在平时还不太好定的.由于姓张的是个大客户,所以他每次来都得订这个房间.嘉惠姐先走到了门口,推开门进去,笑道:几位老板,给你们带靓女来了.那姓张的男人道:嘉惠,我的依人呢?

  除了她我谁都不要.嘉惠淡淡一笑,走到那人身旁,挽住他的手,道:放心,张总,我驳了谁的面子也不能驳你的面子呀.依人这不是来了吗?说完,她指指在门口站着的我.叫我走进来.我走进包间里,看到姓张的那个人,只见他马上有了笑容.

  大麻脸上像开了一朵花.他笑了笑,便向我招招手,我走了过去,他把我揽在怀里.嘉惠很识趣的避开了.我低声对他说:张总你好.并对他挤出了一丝职业性的笑容.习惯了,现在笑起来也不如原先那般别扭了.

可以做到收放自如了.他满意的揽着我,像是在用鼻子嗅我身上的味道.我离得他很近,闻到他身上的一大股酒味,他来这里之前一定喝了很多酒.脸红红的,还像是吐过了,闻起来让人恶心.

  真难为我,闻着那股味,我简直要吐了出来.可脸上还得强作欢笑.这就是我们的工作.他满足的笑着,边向在桌的几个他的朋友介绍道:这是我的大老婆.叫依人.漂亮吧?

  我微笑着,向这几个色迷迷的男人点点头,道:几位老总晚上好.张总让我在他旁边坐下了.给我倒上了一杯马爹利,道:老婆,咱们俩先喝一杯.我啐了一口,道:谁是你老婆了.

  他笑笑,道:一夜夫妻百日恩哪.我可是忘不了那一夜哦.你那娇嫩的身子.我看他越说越没个谱,便道:来吧张总,我敬你一杯.说完,我也不等他答话,咕的一声便把酒喝了进去.

  他看着我把酒喝完了.便伸手揽住了我的腰,他把我的腰揽得很紧.手还不停的往上探着.我说,张总,喝酒啊.他笑了笑,道:好,小宝贝,我喝.说完,他一仰头,便把杯中的酒喝了个底朝天.

  喝完酒以后,他开始唱歌.唱了一首又一首,歌声实在难听,鬼哭狼嚎的.我坐在一旁抽着烟,静静地坐着,脑子里却在想着别的事.他唱完了一首,回头看了看我,我冲他笑了笑.看得出来,他对我的笑容显得很满意.他唱完了。

 坐在我旁边,道:听说今天是你的生日?宝贝.我说:你怎么知道的?他笑道:上次开房用了你的身份证,我看到的.他这么一说,我不免觉得有些感动,都这么久的事了他还记得.亏他还是个日理万机的公司老总.

  我把烟夹在两个手指中间,道:这么久的事了,你还记得?他把脸凑过来,道:你的事,多久我都记得.我知道他说的是玩笑话,在这一行做久的人,这写话听得耳朵都腻味了.可我还是有些感动的.我笑了笑,道:谢谢了.

 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只表,凑到我脸上亲了一口.闻着他身上厚重的酒味,我接过了表.他说:打开看看,看看喜欢不.我打开那个红色的盒子.看到了躺在里面的那只手表.这是我今年生日收的第一份礼物,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份了.

  因为我没把我的生日告诉别人,我不觉得生日这天有些什么特别的.和往常一样,该上班还得上班,该上床还得上床.生日只不过意味着,我又老了一岁.那只表是浪琴的,作工很精致.细长的表带耀着我的眼,明晃晃的.看上去大方,贵气.我笑笑,道:谢谢你,张总.不过这么贵重的礼物,我不大好意思要.

  张总说: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拿着,宝贝.他很喜欢叫我宝贝,男人通常都喜欢管我叫宝贝,其实他们又有谁把我当成宝了?一切的一切,不过是场面上的话罢了.

  我早已习惯了,道:那我收下了,谢谢.收完,我拿过我的挎包,把手表塞进了包里.张总搂着我,道:依人,唱只歌给我听吧.我爱听你唱歌.我点了点头,说:王菲的人间,好吗?他点头道:好.你唱什么歌我都爱听.

 他说完,我淡淡的一笑,拿起放在桌上的麦克风,喇叭里传来了那阵熟悉的音乐声.我便随着音乐唱了起来.天上人间,如果真值得歌颂,也是因为有你才会变得闹哄哄.天大地大,世界比你想像中朦胧,我不忍心再欺哄,但愿你听得懂.

  一首歌唱毕,掌声稀稀梳梳的响了起来.我微笑着说了声谢谢.张总站起来,拿起了我的杯子,道:你唱歌真好听.来,陪我喝杯酒.我笑笑,接过酒杯,仰头喝了进去.现在喝什么酒对我来说都没了味道,哪怕是上万块的还是几十块的,在我眼里都一样.

  就像来这里玩的男人.表面上是千变万化,实际上千篇一律.看得多了,也就习惯了.有很多人说过我唱歌好听,尤其是唱王菲的歌.大概是因为王菲的歌里透着一骨寒气,而我,刚好身上也带了这种寒气吧.我刚开始学喝酒的时侯,只要一杯就吐了,现在,喝再多的酒也没什么感觉了.

  好像已经麻木了.只是最近常常会感到胃疼,一直想去医院做个检查,却总是没去.借口是没时间,其实是害怕.怕当真查出了个什么病来,治不治呢?所以也就这么一直拖了过来.只要还能忍得住,我就不去做检查.

  喝完了这杯酒,我又感到胃痛了起来.张总搂我在怀里,摸着我的头发,也不说话,我也刚好把头依在他的怀里,仿佛这样一来,我就有了依靠,不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.

  其实我身边不缺男人.可是这些男人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?或者该说我对他们而言,意味着什么呢?我觉得自己只是一辆公共汽车,男人们就是这台车的乘客,上了又下.上上下下.

  而我,却得一直往前行驶.到底什么时侯才是个头?等我老了,还有男人会要我吗?原来我从没担心过这些问题,可是现在,我27岁了.的确不年轻了.做我们这一行的,我这样的年纪已算老了.

  我笑了笑,老.这个这么熟悉又这么陌生的字眼终于和我沾上了边.虽然这是迟早的事,可一想到这,我还是从头顶冷到脚底.这是女人最害怕的事啊.过了一会,胃不再那么疼了。

  我对张总说:27了,老了.他看了看我,笑道:哪里.还是这么漂亮,在我心里,你永远是18岁.我笑了笑,没有答话.又掏出一支烟.他压了压我的手,道:别抽了,抽这么多烟对身体不好.说完,把我的烟放回了烟盒里.他低声对我说:今晚陪陪我吧,宝贝.

  我知道他的意思.可我今天得确想一个人呆呆,便拒绝了他.我说:今天算了吧,我不太舒服.他说:大姨妈来了?(大姨妈,指月经)其实已经来过了,我骗他说,是.下次吧.他亲了我一口,道:那太可惜了,宝贝.我爱你.

  他凑在我耳边温柔的对我说,可惜,这些话我已经听得麻木了,没感觉了.酒又喝过了三巡,我站起来,对他说:我要去一下洗手间.他点了点头,让我站了起来,我朝洗手间走去,正要关门的时侯,他从后面抱住了我,一把把我推进洗手间,砰的一声,用力的关上了门.随既便开始狂吻着我的双唇,他喝了很多酒,口里很大股味.我用力想要挣脱他.

  他掀开了我的裙子,把那团硬硬的东西塞了进去,一边道:宝贝,我太爱你了.你骗我,你根本没来那个.他一边说,一边用尽全身的力量在我体内儒动,他都有点语无伦次了.

  开始我想挣脱他,到了后来,我也没力气了,任由他摆弄我的身体.我感觉到他快要射精的时侯,便大声叫了出来:喂,你还没戴套子.幸亏他还没有喝得太多,

  马上抽了出来,射在了我的裙子上.那可是我新买的裙子,就这么被他弄脏了,以后再也穿不成了.他达到了高潮,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.我耸了耸肩,整理了一下被他抓得移了位的BRA.对着镜子整齐了头发,再把扔在地上的内裤拣了起来,穿上.

  全都整理好以后,我才打开了门.他拉住了我. 干嘛?我回过头来问道.拿着.他边说着,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百元纸币.道:拿着.我摆了摆手,道:算了,你送我一这表了.

  他说,表归表,这是两码事.说完,他把钱塞到了我手里.我看了看,有800块钱.我笑道:那谢谢了.说完把钱塞到了包里.他说:小坏蛋,你骗我,你跟本没来那个.说完,他一脸的坏笑.拉着我的手,走出了洗手间.

  回到沙发上坐下,他像是很累,一句话也不多说,拿起桌上的酒杯,喝了一口酒.他的朋友都看着我.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的眼神.那里面包含了很多层的意思.有一个人死死的盯着我的乳房看,我猜他心里想的一定是我在床上的表现.

像我们这种人,身体本就是为了男人服务的.可他这样看着我,我倒觉得有些不自然了.我便把头低了下来.这时,嘉惠姐进来了.她显然是喝多了,脸红红的,嘉惠姐很能喝酒,而且很少脸红.

  她走进来,走到张总的身旁坐下.张总便把手臂搭在了她的肩上.嘉惠姐问他:今天玩得开心吗?张总笑了笑,道:当然开心.说完,把头扭过来看了看我,接着道:有依人陪着我,能不开心嘛.

  你开心就好.嘉惠姐道.张总接着道:只是她今天晚上不肯陪我.我说:算了,今天我真想一个人呆呆.下次吧,以后有的是机会.张总笑道:也是.好,我走了.桌上的酒喝得七七八八了,他站起来埋了单,我和嘉惠姐一直把他送到了门口.

  看着他下了电梯,我们才转身进去了.快下班了吧?我问她.她点了点头,道:等等我,我去换身衣服就来,去吃香辣蟹去.好.我说.我整了整头发,道:我到楼下去等你.我便下到楼下,站在俱乐部的门口,不时有些不怀好意的男人和我搭讪.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.我从包里拿出香烟,点上了火,看着深夜的马路.白天的繁华都已退去,只留下夜的颜色.

  又等了几分钟,我看到张总开着车过来了.那辆黑色的宝马760在夜色中很引人注目.他摇下窗,问我:小宝贝,在等谁呢?我冲他笑了笑,道:等嘉惠姐呢,我们去吃点东西.他说:去哪?上车吧,我请你们吃宵夜.

  说完,他向我招招手,让我上车.我说:算了,下次吧.我想单独和她聊聊.你喝得有点多了,先回去吧.路上慢点开车.他听我这么说,只得无奈的耸了耸肩,道:那算了,今晚我只能回家抱冷被子了.

  我笑道:哪里会.抱你老婆嘛.他笑了笑,道:那个黄脸婆有什么好抱的.好吧,我走了,再见.说完,他摇上车窗,在车里对我摆了摆手,一脚踩油门,车像箭一样穿了出去.他的车前脚刚走,我便看到嘉惠姐的本田了.

  她开的是一辆白色本田,嘉惠姐是个爱干净的人,她的车总是一尘不染的,她说,还从来没有男人坐过这台车呢.姑且信之吧.她在车里冲我招了招手,我笑了笑,拉开车门,坐在她旁边.一上车,她就对我说:刚才又有个客人拉我进房喝了两杯,所以晚了点下来.我笑了笑,道:没关系,我也刚下来.

  她说:那好,我们走吧.说完,她扭开了车上的音响,柔美的音乐传进了我们的耳朵里.她边开车边低声跟着音乐哼.银白色的月光洒在路上.月光柔美如水.开了一会,我感觉她好像有点别扭,便问:怎么了?喝得多了?

  我看她涨红着脸,点了点头.我说:那别去了,回家歇着吧.她摇了摇头,道:没事.刚好我也饿了.晚上路上安静,没什么车,一会就到了我们常去的那个吃香辣蟹的四川菜馆.因为离着夜总会近,东西又好吃,又开到很晚很晚,我们便常去.

  停好车以后,我们便走进那个小饭馆.老板也是四川老乡,操着一口浓浓的四川乡音.他认得我们.我们刚进去,他就对我们打招呼.两位美女,今天怎么这么早?他边说着边引我们到靠窗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.我看了看表,不到2点.

的确,对于我们来说,今天算早的.我们常常3,4点才来的.我笑了笑.坐下了.嘉惠姐道:快,给我们两只香辣蟹,我们饿死了.老板笑着点了点头,用四川话问了句:还要啥子嘛?我说:再来个夫妻肺片.我放下了背着的包,道:好,够了.

  老板点了点头,自去准备了.喂.我又叫住了他.他回过头来,不等我说,便道:我知道,多放点辣子嘛.明白!我笑了笑.他早已习惯我们的口味了,而我每次还总是要提醒他记得多放点辣子.

  我掏出香烟,递了一支给嘉惠姐.她摆了摆手,我便自己点燃了火.少抽点烟,对身体不好.她说.寂寞嘛.我笑着说.其实我说的是真话,特别是深夜,静悄悄的时侯,只有香烟陪伴我.所以我常常觉得香烟是伟大的发明.虽然这伤身体,

  我也知道.可像我们这种人,什么伤不伤身体,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?又闲聊了几句,夫妻肺片端上来了.面上浮着一层红红的油.我一看到,就直流口水了.我忙拿起筷子,夹了几块到碗里,说:吃吧,嘉惠姐.

  她对服务员说:拿一瓶青岛啤酒来.你还喝?我问.她说:我没事.今天你生日嘛,当然要和你喝一杯了.再说了,这么辣的东西,喝点酒能解辣.我笑道:刚刚不是喝过了吗?

  她说:刚才不同,那是场面上的.现在是我们姐妹俩喝.服务员把啤酒拿上来,打开了盖子.瓶口冒出了汽泡.嘉惠姐把酒分别倒进了两个杯子里.对我说:来,干杯,祝你生日快乐.我笑了笑,道:这有什么好祝贺的,生日,不过是我又老了一岁.说完,我叹了口气,吐出一口烟.说:老了.27了.想想我刚出来的时侯,嘉惠姐,不知不觉得,我都跟了你10年了.她也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.

  隔了一会,才道:是啊.10年了,我也30几了.还在漂着,连个男人都没有.说完,自己先仰头喝了半杯酒.我说:没有男人有什么关系.起码你还有钱.钱才是最实在的.她苦笑了一声,说:可是,钱能填补你内心的空虚吗?说完又摇了摇头,自觉的拿了我一支烟.点上火.我也仰头喝进了半杯酒.道:说的也是,没办法,像我们这种人。

  男人哪会对你真.她笑了笑,道:对,男人都贱.来,咱们别说这些,干了这杯.说完举起酒杯来,我和她碰了杯,饮尽了冰凉透心的啤酒.我吃进去一口菜,再喝一口酒.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.胃先被辣椒哄得火辣辣的,再倒一口冰冻啤酒进去,像是听到吱的一声.虽然这对胃很不好,而我的胃本来就不好.今年过年你回家吗?嘉惠姐问我.

  我说:可能回吧,你呢?她摇了摇头,道:不想回了,回去也没什么事.而且过年时都是生意最好的时侯.算了.边说着话,我们的香辣蟹便端了上来.大红辣椒一条条的挂在面上,我们拨开辣椒,香气迎面扑来.真香啊.我叫道.说完,我拿起筷子,夹了一块螃蟹到嘉惠姐的碗里,道:姐,这么多年来都是你在照顾我,谢谢你.她笑道:小家伙,油腔滑调的.

 我叹了口气,道:可能做完今年,我以后都不能再跟着你了.嘉惠姐正在低头吃蟹,听到我这么说,忙抬起头来,道:为什么?做得好好的为什么不做了?我叹了口气,道:我都这么大年纪了,再做下去就人老珠黄,再也没人要了.嘉惠姐道:开玩笑.不是我夸你,凭你这样的,只要你自己想干下去,到35岁都不愁没生意.我笑了笑,道:别这么抬举我.嘉惠姐道:依人,你想过没有,

  如果你不干这行,又去干什么呢?这句话倒真是问到了我心坎上.不做这行,我能去干什么呢?要文化没文化,要手艺没手艺.我摇了摇头,说:我也不知道.前路茫茫,我真不清楚我该何去何从.先别说这些了,我劝你还是好好考滤一下再说.

  说完,嘉惠姐夹了一只螃蟹腿到我碗里,说,快吃吧,凉了.吃完了饭,嘉惠姐把我送回了家.要我送你上楼吗?她问.我说:不用,我反倒担心你呢,慢点开车.要不,就在我这睡一晚吧.

  我指了指我住的楼.她说:不了,我还是回家吧,挺不方便的.好,再见!再见.我对她摆了摆手,目送她的本田去得远了,我才转过身来,走上楼.这是我租的一个地方,60平米,租金2000,在深圳来说,这不算贵,当然了,也不便宜.我只是希望下了班回到家自己能住得舒服些.不管怎么说,总是自己的地方.

  回到这里再也不用戴着面具了.可以想哭就哭,想笑就笑.我回到家,冲了个热水澡,靠在床上,看着窗外的夜色.已经快4点了,我却没有一丝睡意.窗外突然飘下了黄豆般大的雨点,雨来得很急,在这样的天气来这么急的雨是不常见的事.雨点啪啦啪啦的打在窗台上.

  我又习惯性的点起了一支烟.其实我想过戒烟.烟并不难戒,难戒的;是习惯.人的习惯一旦形成,再要想改过来就很难了.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,喝完酒以后口里是苦的,特别是醉了的时侯,再喝上一口矿泉水,甘甜可口.我微微的闭上了眼睛,时间像是回到了十年以前,我刚来深圳的时侯.那年我17岁.那时的深圳也远没有像现在这么发达.
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